小福星

Tag: 小陈

太阳,你在哪里(三)

阳光还是不错的,清晨的空气也还带着露水和着草的清香味道。又是新的一天到来,又是一和以前一样的一天,或许这一天未必同以前一样吧。陈默从那个假山洞里出来,用手指刷了刷自己的乱发,迎着小花园里晨练的大爷大娘以及狗狗们的不友善的眼神走向大街,今天的早餐会是丰盛的,当然,这种丰盛是有限度的,小陈花费了三元钱在一个没人排队的煎饼果子摊前买了一套一个鸡蛋两根油条的组合,那种葱花与辣酱的味道对他来说是一种美味。吃饱后,小陈去了一趟一元一次的收费公厕,除了解决个人问题之外,还用那里的水将暴露的皮肤洗干净。在看公厕老人怪异的眼神中,小陈走了出去,找了一个背静的地方开始背诵《心经》,这是他每天的功课。当背诵完百零八遍后,太阳的位置已经移到了东南方,从位置来判断,大约应该是上午十点钟左右了。

陈默开始愣愣的沉默了,每天这个时间似乎是最难熬的,因为他没有目标,不知道要去做点什么,只是愣愣的发呆,就象曾经在拉萨的那段时间一样。回忆着他的过去,回忆着曾经的幸福。

太阳,你在哪里(二)

小陈到了目的地,这个地方是个居民区,在这个时间里,不应当有什么人出现,即使是出早班的出租车司机或者是晚归的那些司机。但前面确确实实的出现了两个人在围着一辆停在居民区外的一辆本田汽车转着,小陈的嘴角向上翘了翘,这两个人可以给他提供早餐了……

当两个盗贼不怎么费力的打开了车的后备箱,从里面向另一辆松花江面包车里搬运着箱装的饮料、矿泉水以及拆卸下来的车载16碟CD时,他们看到一个乞丐向他们走了过来,看到这个像牙签一样的人过来时,他们并不惊慌,其中一个继续的搬运着东西,另一位则悠闲的点上了一支烟向着牙签走了过去,边走边将右手伸向了衣袋取出一把三棱刮刀,搬运东西的这位兄弟已经忙完了,并且正在小心的将本田的后备箱的盖子盖好,还用一块白毛巾仔细的擦拭一遍,他根本不担心他的同伙对牙签的会做什么,然而当他做完善后事宜抬起头来时,发现那根牙签正一手搭在自己同伙的肩上,与同伙并排着走向自己,牙签向自己笑了笑,而自己的同伙则拿着刀向着自己说了一句话:“把身上的钱掏出来扔在地上。”

太阳,你在哪里

天上有个太阳,阳光普照大地,人们在阳光下似乎都很绅士,即使路遇的乞丐以及盗贼,然面当日落后,黑暗来临,所有的绅士们似乎都披上了黑袍,戴上了自己的吸血牙,开始从内心那个棺木中复活了出来,黑暗下,只要没有灯光,他们的面具就完全的消失掉了,就好似好莱坞制做精良的人皮面具一般,轻轻的拉扯就掉落了,于是,罪恶开始了……

陈默一如他的名字一样,沉默着,在这个黑夜里苏醒了过来,望了望天上的月亮,还好,今夜很静,月夜也美,唯一的美中不足,恐怕就是有点月晕,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看来明天的乞讨生意不会太好,还好,现在是深夜,可以不那么绅士的规规矩矩的去乞讨,下面要做点什么的?陈默晃了晃头,头上因长期没有洗过,打了结的头发也随着晃,不过这并不让他看上去很恶心,因为他的脸很干净,长期没有食肉,他的脸色本就白晰,下巴上隐隐的有点青色的胡茬,可见他本人每天都要刮一刮胡子,他的刮胡刀很特别,是一把外壳颜色已经看不出本来的军绿色的简易瑞士军刀,这把刀不大,功能也不多,但钢口极好。